百川理财网-理财产品_如何理财_理财技巧

ETF这一年:公募基金上升期的战争与和平

时间:2022-08-05 21:27作者:未知

曲艳丽 | 文

2019年并非大神市,然而对于公募基金而言,却是有转折意义的一年。

股票型基金的平均收益率高达40%,机构投资者大获全胜,远远跑赢散户。这是很神奇的一件事:基金经理收益率低于50%,都不好意思跟其他人讲。

有意思的是,在2019年的公募基金圈,出现了主动和被动权益两条主线并行进步的奇特景象。

一方面,主动股票型基金大放异彩,热卖基金纷纷出现;其次,指数基金亦出现规模大爆炸,品类飞速扩充。基金公司之间陷入了一场发行战争,战火从smartbeta烧到传统宽基。

十年后回头看,这是公募基金最焦虑的年代,也是最有奔头的年代。

1

ETF是屠龙刀吗?

这两年是指数基金进步的关键时刻。圈内聚会,言必称ETF。

基金发行步伐快到飞起。同时没两只指数基金在发行的基金公司,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看重指数基金。

不少人被卷入紧锣密鼓的发行工作中。上海一家公募的市场部人士称,一度在同一时间段内做5份商品材料。

以科技ETF赛道的争夺为例,5G行情太快了,华宝科技龙头ETF一下子募集了几十个亿。紧接着,一大量科技、5G、半导体ETF/指数基金汹涌而至,对发行步伐的追赶可谓争分夺秒,差一两个月就要捶胸顿足。

就连中证800,一只设立多年无人发行ETF的指数,汇添富、易方达都恨不能贴身肉搏,在发行时间上锱铢必较。

几乎每个赛道上,都站满了人,同质化现象紧急。像跟踪误差这种指标,已经不足以衡量指数基金的管理水平了。

“中国人真是太拼了!跟踪指数减少误差,已经做到极致了,然后再拼了老命地去做增强收益,在每个细节里都角逐到极限。” 上海的一位量化基金经理感叹,泪中含笑。

决定ETF胜出是什么原因不少,先发优势当然是非常重要的。第二,卡位是不是精准也非常重要,像招商中证白酒指数分级就是“一招鲜”。第三,各种资源的投入。就连名字起的怎么样,有时也会起到决定性用途。

“市场里的钱看着不少,但只有自己家里ETF真刀真枪地去拼,才了解拼的都是真章:实力、品牌、市场的认知度,缺一不可。” 某资深公募人士称。

当然也要行情配合。像天弘中证电子指数,本身就具备肯定的稀缺性,在科技行情骤起之后,规模慢慢也上来了。资金像流量,流来流去。

依据Wind,整个2019年,有90只ETF新成立,增幅137%。ETF总数283只,总规模7518亿元。

这种景象,在三年五年前是不可想象的。指数基金/ETF居然从配角走向主场。

2

雪球与大V效应

KOL效应,2019年开始很明显。

雪球大V@银行螺丝钉,一个害羞白净的山东男性,从银行离职,成为全职KOL。他的组合在一年内规模增长数倍,本人也成为了基金公司最喜欢合作的大V之一。

在一家基金公司与雪球合作的线下活动中,好多粉冲着银行螺丝钉而来。粉们在现场喊着“钉大!钉大!”,签名,拍照,仿佛明星的粉见面会一样热烈。

另外一位大V@望京博格,自称“指数基金的信徒”,从年中开始,几乎每一个周末都奔波在路上,参加各家基金企业的指数基金推广活动,没时间伴随家人和两位可爱的儿子。

这一年,雪球不了解办了多少场线下活动,2019年初有一阵子,天天雪球开屏推的基金企业的ETF都不同。

ETF推广日渐白热化,在公募20余年的进步史中,这种盛况可以说前所未见。

指数基金的流量争夺是一场战役。“到注意力和资金流量最丰美的地方拦截鱼群,捞到自己家里篓子里。” 一家基金公司市场推广人士称。

更多的指数基金KOL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“听说写指数基金定投的公众号都有几百个了,出名不出名的都有。”雪球大V@青春的泥沼称。

这一年,关于指数基金,基金公司投放了大量的投资者教育的内容,从线上走向线下,全国巡演、大V串场,从文字、视频直播到自媒体,再到网络社区的推广全方位铺开。

主动型基金相对是比较主观的,更依靠明星基金经理,变数太多,营业额持续性不可考。就像2019年主动型基金大获全胜,却无人了解2020年形势会怎么样。

而指数基金/ETF,都是工具,营业额好坏跟管理人和基金经理关系不大,只须选好指数,控制好跟踪误差就好。从基金公司到大V到平台,推广起来都更坦然。

“2019年完成了指数基金的全民启蒙。” 北京一位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称。

这场轰轰烈烈的ETF普及潮,监管也积极地参与进去。从上交所的“十五年十五城”到深交所的“ETF大讲堂”,在线下巡回各地。

2019年9月底,深交所修改规则,ETF提速。

“有角逐就是好。ETF角逐大潮下,连交易平台都动起来了。” 雪球大V@青春的泥沼称。

3

基金经理:饱和、激动与收获感

陈瑶是天弘基金的一名指数基金经理。

“工作量特别饱满的一年。” 陈瑶回想了一下说,平时加班,天天等停牌文件要等到11点钟,准备、上线、场检、路演,轮轴转。

从每周的新闻里,哪哪家基金又发了新的ETF,陈瑶能感觉到整个指数市场的炽热度。

陈瑶对此是很开心的。她所在的天弘基金,在布局了场外指数基金四年之后,2019年开始转向了场内ETF,喊出了塑造“国民ETF”的豪言。

所有的体验都是新的,系统也是最早进的。整个团队不停的演练,交易平台的场检,ETF上市之后的建仓,参加各种线上线下的路演活动。

“上线的那天蛮激动的,非常有收获感,非常充实,这种感觉很好。”陈瑶说着说着就笑了。

天弘的ETF系统在2019年下半年上线,全步骤智能控制、智能化处置,可以容纳十几只ETF同时运作。“你们去看看天弘他们如何做的?” 陈瑶在业内听到这种话就特别高兴。

对ETF业务来讲,这一整套系统至关要紧,耗资在8位数以上,后续的做市商、运营,本钱是持续付出的,令不少中小基金公司望而却步。

在不少人眼里,指数基金经理的含金量是不如主动基金经理的。“不就是跟踪指数吗?哪个还不会?” 这是普通人的刻板印象。

“当然不是了。” 陈瑶笑道,这个活儿非常精细。清算、清单、申赎、抠头寸、留多少现金、新股申购、停复牌处置,一点点风控事件就是非常大的事情。

“之前有ETF基金经理私下向我抱怨,精神重压真的非常大,非常怕出错。” 一位基金记者透露。

可是,这一年,哪个不焦虑呢?

整个行业都在焦虑,“其他人做起来了,你不焦虑吗?” 雪球大V@青春的泥沼称。

商品部轧赛道,抢着上报商品,唯恐被抢先。基金经理焦虑的是规模,规模上不去就最痛苦不过。就连高管看着角逐对手的红红火火,也非常焦虑。

焦虑和收获感,就是这一年公募基金处于上升期的一体两面。

4

中国版先锋:天弘的策略野心

余额宝的重要人物、天弘基金副总经理周晓明过去说过,指数基金与货币基金类似,有较强的工具属性,容易明确,很契合网络平台。也因此,在余额宝成功后,天弘基金转战指数基金。

2015年,天弘基金一口气推出了十余只场外指数基金。四年之后,天弘指数基金顾客数突破千万,天弘基金宣布进军场内市场,其指数策略蓝图渐渐明确。

周晓明在“天弘指数基金策略发布会”上首次详细讲述了天弘基金在指数基金范围上的策略野心——成为国内最大的指数基金服务商。

天弘基金策略对标的非常可能是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机构之一——先锋领航集团。

先锋领航集团是美国、乃至全球资产管理界一个特殊的存在。它以低本钱的指数基金著称,基金费率很低,部分商品甚至零费率。这家企业的股权构造也是与众不同的,没外部股东,基金份额持有人同时也是公司股东。

与先锋领航集团类似,天弘指数基金刚开始就秉承了低费率的原则,0.5%/年的管理费+0.1%/年的推广托管费,曾一度引发了整个行业指数基金的降费浪潮。

光靠低费率显然没办法支撑起天弘的雄心,毕竟指数范围存在的先发优势和强者恒强的逻辑,让后来者非常难在现有市场占到最好的角逐区位。

周晓明站得更高,看得也愈加长远。他看到的是中国权益投资进步的广阔前景。他过去在公开活动中引述了如此一组数据。

截至2017年底,中国居民的金筹资产占比仅有11.8%,权益资产比率仅为1.1%,接近78%的资产集中配置在房产上。

而美国、日本等发达国家金筹资产占比分别达61.6%、62%,两国的权益资产占比分别为22%、11%。

这巨大差距也是中国权益投资进步的广阔空间。也因此,周晓明觉得国内指数基金进步尚处于起步阶段,大伙面对的是一片蓝海市场,而非红海争夺战。

在周晓明看来,权益投资,尤其是指数基金正迎来历史性的进步契机。一方面,资产配置年代的到来,以ETF为首的、低本钱的工具化商品成为了机构配置的最佳选择。

其次,伴随“房住不炒”定位的确立、资管商品“刚兑”渐次被打破,中国居民财富的配置正在进行新一轮的转向,权益商品在家庭财富中的配置比率提升将是持续的趋势。

除此之外,新一代惯于在网络上投资理财的人群的崛起,也让指数基金这种低本钱的工具化商品有了更好的施展舞台。

天弘基金的优势途径恰好是网络平台。为了帮助投资理财菜鸟打造权益投资的心智,天弘基金除去健全底层工具的布局以外,还大力推广在线投顾服务。

天弘的在线投顾服务分为两个层面:一是买卖步骤投顾化,在买卖过程中给顾客提供充足的信息和服务,辅助他们决策;二是投顾服务商品化,将资产配置的服务和理念融入到组合和服务中。

在在线投顾服务业务上,天弘基金交出了一份又一份好看的成绩单。

2018年9月,天弘基金联手蚂蚁基金推出止盈定投服务“目的投”,上线一年后,用户数目就突破100万。

2019年十月,天弘基金再度携手支付宝,推出投资理财新玩法——收益挑战,以游戏互动的方法,搭建菜鸟顾客从货币基金到净值化理财的过渡桥梁,帮助用户从余额宝向理财进阶,截至2020年1月十日,参与人数超越了200万。

伴随愈加多基金公司入局,这场没硝烟的指数大战刚到中场而已,目前论成败还为时过早。当整个市场蛋糕不断膨胀,所有皆大概。

参考文章:

1.《指数基金的“中场战事”》 国际金融报 蒋金丽 | 文

2. 《ETF这一年》青春的泥沼 | 文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百川理财网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bj12343.cn/Fund/20220806/10246.html